Emily's balcony

《汽水樽里的咖啡》

关于性别认同的歌,目前能想起来的好像就是Wyman写的这首《汽水樽里的咖啡》。

这首歌是舞台剧《梁祝下世传奇》的插曲,劳斯(梁)与莱斯(祝)重遇并相爱,但莱斯早逝,劳斯暂停了时间等候莱斯,而莱斯在下世却阴差阳错投胎为男儿身阿祖,灵魂(莱斯)为女性,肉体(阿祖)却为男性,如同谁出错将咖啡装进了汽水樽。在剧中,莱斯对阿祖说,如果在《梁祝》的故事里,二人不是双双化蝶,而是变成一只蝴蝶和一只蜻蜓,他们要怎么面对彼此。这里关于灵魂和形态的疑惑,在林夕写给王菲那首《如果你是假的》也有类似的表达:“如果你是假的,思想灵魂住在别的身体,我还爱不爱你;如果你不是你,温柔的你长了三头六臂,拥抱你甜不甜蜜。”

不过Wyman的侧重点显然不在于此,在梁祝这个经典IP的改编里,假借男扮女装、重生、性别错位等情节,其实传达了不少对性少数群体的关注,传唱度颇高的《劳斯莱斯》亦是出自此剧。而《汽水樽里的咖啡》,正如歌词所述:

  “男人的粗犷身体装了女人心,我有否心理问题。如果我是谁必须根据染色体的设计,埋藏内心的幼细大概就要荒废。”

这里说的应是“心理性别不同于生理性别”者,即LGBT中的T——Transgender,跨性别者。歌里的主人公乃是一位心理认同为异性恋的跨性别者(生理上体现为同性相爱)。而在《透明人生》(Transparent)里,老爸是一个跨性别者(生理性别为男,心理性别认同为女),但同时他还是一位同性恋者,所以他喜欢的仍是女性(生理上体现为异性恋)。(哈,有点晕)

其实说来还挺幼稚,直到中学时期,我关于性别方面的认识几乎是一片空白,可见当时基础教育对性相关议题的讳莫如深。直至大学以后,才开始接触多元性别文化,在课堂上听酷儿们分享人生经历,并学着思考男性气质、女性气质是否是社会规训下形成的刻板印象。那时候社交平台上还能看大家纷纷转发彩虹旗扬旗仪式,虽然一开始懵懂如白纸,却也觉得所有人的存在都如草木生灵一样自然。如今性教育的普及率大概是比从前好了许多,也希望以后还能在公共课上看到多元性别文化的相关分享…吧。

《汽水樽里的咖啡》by HOCC(password: bmvn)


评论(10)
热度(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