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痴情司

“梦还没有完,大寒尚有蝉”

对我来说,时间、音乐、画面好像一个可以彼此唤醒的共同体,只消遇见其中之一,整个对应的场景就从我的“碎片印象库”里跳出来了。

今日大寒,这个跳出来碎片的就是《痴情司》。

应是在2012年初春,乍冷还寒的时节,林奕华这出《贾宝玉》在广州首演。第一次踩着点上大麦网抢票,第一次到广州大剧院去看演出,见到了老何与一众美丽的金钗花花们,那时真真是风华正茂。据说Wyman没有完整地读过红楼,但仍能把词写得凄婉动人,词人的想象力和感受力确是让人折服。不过我感觉,因为他懂得老何,所以写出来的词更适合她来演,她来唱。在最后一幕,宝玉在茫茫大雪里唱起这首歌,是她最后的自白。这张专辑...

《汽水樽里的咖啡》

关于性别认同的歌,目前能想起来的好像就是Wyman写的这首《汽水樽里的咖啡》。

这首歌是舞台剧《梁祝下世传奇》的插曲,劳斯(梁)与莱斯(祝)重遇并相爱,但莱斯早逝,劳斯暂停了时间等候莱斯,而莱斯在下世却阴差阳错投胎为男儿身阿祖,灵魂(莱斯)为女性,肉体(阿祖)却为男性,如同谁出错将咖啡装进了汽水樽。在剧中,莱斯对阿祖说,如果在《梁祝》的故事里,二人不是双双化蝶,而是变成一只蝴蝶和一只蜻蜓,他们要怎么面对彼此。这里关于灵魂和形态的疑惑,在林夕写给王菲那首《如果你是假的》也有类似的表达:“如果你是假的,思想灵魂住在别的身体,我还爱不爱你;如果你不是你,温柔的你长了三头六臂,拥抱你甜不甜蜜。”...

《不眠皇后》

“做人最快活时候 能做多久

   暂时我就像皇后 得到宇宙”

这是林夕和HOCC为数不多的合作作品之一,貌似有些冷门,但很好听。“记住不要睡眠睡眠 睡了怎会碰面”,与梁静茹的《不想睡》有些相似,“不想睡 我要陪你一整夜”。陷入热恋中的爱人,恨不能日夜相对,又怎舍得入睡。但也觉得不止是爱情,人生几何能遇见快乐人、快乐事,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lrc:

记住不要睡眠 睡眠 睡了怎会碰面

睡了怎会发现 伴侣正在面前

正在恋爱为何睡眠 让我搔你背面

然后煮个冷面 然...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