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十万个为什么? 王菲
忘掉你像忘掉我 - 王菲

四月一日来个Leslie专场,完整看了遍《白发魔女传》及二,虽然二崩塌得相当魔幻,但还是等到了世纪一吻~

Imaginaerum (Tour Edition) Nightwish
I Want My Tears Back - Nightwish

新的旅程,突然涌起陌生又熟悉的孤独虚无。缓过来之后,发现我大概又需要回到最初会被感动的记忆领地去寻找力量。

Tori Amos Retrospective: The Benefit for RAINN Tori Amos
Silent All These Years - Tori Amos

终于,这回应当是求学时代的real ending了。(没有第三季啦!)

在越来越严苛繁琐的审核程序下,从四月下旬至五月末,除了五月初的忐忑不安噩梦连连外,剩下的日子则在应对一波又一波的车轮战里切身体验了一把当乙方的酸(疲)爽(惫)。

所以,当头顶烈日上交完最终定稿,大家纷纷说“终于啊,祝贺!”时,只有这句“终于”比较应景,至于其他被期待的情绪,譬如喜悦之类,早已在“终于”背后的漫长岁月里变得难以承受。就像在论文后记里说的,如今竟有些“情似烂柯人”,仿佛在山中做了一场大梦,醒来发现世上早已千年,困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太久,突然回到大千世界,情怯而茫茫,不知所措。

回想起来,至少有持续两三年的时间处在一种略为逃避和自闭的状态。主动社交变成一种压力,也很害怕久未联络的人突然来问候。有时候独自在房间里呆着,仿佛身陷沼泽,柔软,安静,下沉,我甚至能听见时间滑过皮肤的声音,大家在对岸匆匆赶路,只有我停在这座孤岛里。也是在这座孤岛,开始感受到凝视深渊的虚无和诱惑,开始学习与消极和解(又或是消磨)。或许这段旅程最珍贵的不是那二纸证书,而是某种发现,包括从修饰自己转向直面自己的不堪。

当然,并非完全的自闭。有父母的爱与包容。Dan说这让我感觉自己的人生是有退路的。这大概是我懦弱又任性的资本和根源,但这又何尝不是支持我往前走的力量之源呢。也有朋友的理解和陪伴。虽然许多人都只能陪着走一程,聚散终有时,常联络的圈子也在日益缩小,不过幸运的是还有尚算稳固的死党,在彼此面前不会因为突然发疯而感到失礼。还有意外打开的新世界大门,感谢博君一肖,嗑CP是这两年难得的欢乐事。虽然只是游荡在群体之外,但也时常感受到一群互不相识的“疯魔”之人对上暗号、接上线索,一同观摩爱情(顺便放飞脑洞)的快乐,仿佛一场隐秘又激荡的狂欢。

——不过终究还是“内向型”的世界,包括在网上似乎随处可见的cp同道,回到日常,这大概很难成为一种具有普适性的话题。不知是如今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偏好和思维模式,又或是单纯地变得懒惰,似乎已经对发展新的友好关系失去了耐性。尽管觉得应该认识新朋友,这应当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但在发现默契还需要好好培养磨和的时候,又觉得强求变得索然无味。我们已经失去了可以朝夕相处大肆挥霍的时光,一切都显得刻意而急切。以往不觉,现在倒有些羡慕“一见钟情”/“一见如故”——宿命让人可以心安理得地偷懒。

在内向型的世界里偷闲太久,像久未写字,提笔的走向也变得难以琢磨。但还是要继续。春蚓秋蛇,词不达意,也通通非我所愿。所以还是要继续。

这大概算是我的后记2.0,私人碎碎念。

P.S. 前两天发现老福特把我发的明哥相关通通屏蔽了,包括自我鼓励“捱得到新天地”的《亲爱的玛嘉烈》,以及《下一站天国》《For those tears I died》,以及其实是林一峰的《一个人在途中》。搭配这首Silent all these years,倒也应景。





宠爱 张国荣
何去何从之阿飞正传 - 张国荣

十八年,你成了大家四月的第一个怀念。

「何去何从」大概也是我今年的主题,大龄漂泊青年再一次站在了人生的岔路口上。

下个月凤凰花就要开了。

一人分饰两角 EP 王菲
一人分饰两角 - 王菲

“放任 是我负的责任

 现实太闷 到梦境旅行”

很可能是因为看文或正好跟朋友聊起人性格的奇怪多面性,这两天脑海里总想起Faye的这首歌。以往没怎么留意歌词,原来是Wyman写的,他的角度总是很有趣〜〜感觉有被戳中,这不就是本人独自宅家做白日梦的状态吗?

不过我觉得这里分饰的两角倒不止指我们脑海里的精分小剧场。

人们总感慨“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好像刻板印象里的“成熟”总与天真相斥。于是一些“大人”不得不扮演起稳重可靠的角色,担着沉重重的肉身,好撑起一个可以自由放任的私人梦境。这不就是“我”的AB角么,应对实现的B,任性妄为的A。感谢A也感谢B,让我在严肃沉闷的“成人世界”里偷得一点白日梦时光,想来人生还不至太绝望。


“别太认真

  别太着紧

  乱说话 怎么当成真”

痴情司

“梦还没有完,大寒尚有蝉”

对我来说,时间、音乐、画面好像一个可以彼此唤醒的共同体,只消遇见其中之一,整个对应的场景就从我的“碎片印象库”里跳出来了。

今日大寒,这个跳出来碎片的就是《痴情司》。

应是在2012年初春,乍冷还寒的时节,林奕华这出《贾宝玉》在广州首演。第一次踩着点上大麦网抢票,第一次到广州大剧院去看演出,见到了老何与一众美丽的金钗花花们,那时真真是风华正茂。据说Wyman没有完整地读过红楼,但仍能把词写得凄婉动人,词人的想象力和感受力确是让人折服。不过我感觉,因为他懂得老何,所以写出来的词更适合她来演,她来唱。在最后一幕,宝玉在茫茫大雪里唱起这首歌,是她最后的自白。这张专辑...

一朵金花 莫文蔚
冬至 - 莫文蔚

冬至快乐!

好像每年入冬都会想起这首歌,伍佰+林夕+莫文蔚的组合,颇为少见。其实歌词一点都不快乐,是寒冬即将沁入心肺的分手之歌,但并不苦情哀怨,无谓无惧的凛然,或者无喜无悲的淡然,似乎也不太准确。总之,她就那么立在那儿,看着又一轮的无常,不动声色。





失忆年代:被遗忘的一把手术刀 梁翘柏
在到处之间找我 - 梁翘柏

我如尘埃,浮游在此与彼之间。

假如你想,就能够循着光的足迹,

看见我。

春夏秋冬 A Balloon's Journey 张国荣
春夏秋冬 A Balloon's Journey - 张国荣

四季都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唱游 王菲
原谅自己 - 王菲

半途而废,原谅自己。

Forever Young Various Artists
Forever Young - Various Artists

摇滚童话版本的forever young,总是给我一种初生牛犊的感觉。

随时可能落下的炸弹,英年早逝或是永生不死,由mad man演奏的音乐,献给sad man的歌曲……诸如此类的话题,由孩子们来唱,似乎也带上了举重若轻的天真。时间是最好的财富,他们是如此富有,所以可以纵声大笑、尽情舞蹈,即便死神也只能在一旁等待。

少年时只觉时光漫长,如今却频作老人语感叹“年轻真好”——感叹是真心感叹,但也不愿就此服老。第一次听这首歌已经是十几年前,希望下一个十年,也还能在生活里挣扎的时候,高声哼一句never say never,让我们永远年轻!

梁祝的继承者们 音乐剧原声带 群星
为什么我好想告诉他我是谁 - 群星

“我们会一起遇见鲸鱼吗🐳”

原来在去年错过了,希望还有巡演。


P.S.看了贾宝玉以后就好喜欢贝卡,好像是第一次听她录歌(虽然只有几句😂)

无问西东 王菲
无问西东 - 王菲

“愿心之自由 共天地俊秀 有情有梦”

词写得有些累赘,电影挺喜欢的。

纯粹永远动人。

愿湮没在宏大里的个体,也能独立、自由。

麦兜当当伴我心 电影原声 群星
风吹鸡蛋壳 (粤) - 群星

风吹鸡蛋壳,财去人安乐。

Sweet by and By Orla Fallon
Five Hundred Miles - Orla Fallon

昨天还是连发了好几条预警的强对流天气,冷锋过境之后,一夜间吹散了春季的低气压,化身北风飒飒大晴日。于是四季随机播放模式重启,瞬间跳跃到了秋天。

秋日的氛围总是容易触发思念。这首创作于20世纪60年代的"Five Hundred Miles"是最脍炙人口的美国民谣之一,讲述乘着火车,一百里又一百里离家渐远的人,背井离乡、无依无靠,至今仍一文不名,如何能回到远方的家乡。这是一种很怅然的思念,带着回不去的乡愁与漂泊感。

大概所有传唱度高的民谣都有相似之处,譬如经典的母题,短小隽永的歌词,简单悠扬的旋律。这首Five Hundred Miles翻唱和改编的版本有很多,如日本“摇滚之神”忌野清志郎改编的《500マイル》,他和松隆子都唱过(松隆子的版本特别温柔)。

前两年听到一个中国版的改编,是邓福如的《你好吗 天气好吗》。改编之后主题已经脱离于思乡,而是关于对久未联系的远方故人的念想。这种感受其实很微妙,分明是记忆中非常熟悉的人,但是离别的时空让彼此间出现了一段无法忽略的空白,再次相见时,除了深切的怀念,更带着某种类似近乡情怯的不知所措。有许多的见闻和情感想要表达,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就像岩井俊二的《情书》,千言万语,最终化为这句:你好吗?我很好。

P.S. 类似的歌还有:

Advantage Lucy《杏の季節》:“今天的天气很好啊,东京的天空也是蓝的吗?杏花的季节快要来临,请代我转达给他,我还好。”

陈绮贞《下个星期去英国》:“我知道,我想要,却又不敢对你说,因为我已改变太多。”

etc.

我们羞于表达的感情 新裤子/大张伟
我们羞于表达的感情 - 新裤子/大张伟

“如果结局能够是喜剧

  让我怎么哭都可以”

看芒果台跨年,偌大的舞台,没有舞美也没什么灯效,大裤子组合就这么横空出场。大张伟还是一把清澈的少年音,彭磊好像总扭着踩不到点的disco,俩大龄男中年别别扭扭浑不搭调,加起来的确是有些沧桑的年纪了,但看他们勾着肩边唱边走的模样,却好像还带着千禧年newboy那股子携有朝露的青草气息。

当时把视频看了好几遍,这个蹩脚的表演居然让我很想哭一哭。——“浪终归息波涛涌眼底,从来由不得我和你。”

大裤子《我们羞于表达的感情》20191231live

一把青 电视原声带 陈小霞
看淡 - 陈小霞

“他知道什么?他跌得粉身碎骨哪里还有知觉?他倒好,轰地一下便没了——我也死了,可是我却还有知觉呢。”

                          ——白先勇《一把青》

武侠音乐精装特辑 武聆音雄
沧海一声笑 - 武聆音雄

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在一些领域里,只笑谈差异,不定性是非。

张国荣告别乐坛演唱会 张国荣
明星(Live) - 张国荣

惊觉明日又是四月一日了。

你就是银河星星。

清炒苦瓜 周云蓬
九月(第三版) - 周云蓬

春天,十个海子全都复活。

            2020.3.26

Concert YY 黄伟文作品展 演唱会 黄伟文
失乐园 - 黄伟文

“苦恋注定难 我却这样贪”

草蜢的歌其实听得不多,但却知道得很早,因为《失恋阵线联盟》和《宝贝对不起》可以算是90年代的“街歌”。也是因为这两首歌,他们一直给我比较欢乐不羁的感觉。虽然《失乐园》也是90年代的作品,但我却到新一个10年代以后才听到,也终于刷新了自童年以来形成的关于他们风格的模糊印象。

无论是弥尔顿还是渡边淳一,《失乐园》都是不受祝福的象征,这首歌也一样(话说黄伟文真的写了好多关于苦恋、禁忌之恋的作品)。后来容祖儿、陈奕迅和张敬轩翻唱过,情感都很充沛,尤其是容祖儿,在903 ID Club 拉阔音乐会上唱得简直令人心碎。跟专辑和翻唱者们相比,草蜢在Concert YY上演唱的这个版本有些许不同,与其说“苦情”,更似爱至穷途末路后轰轰烈烈的孤勇与决绝,情感向外宣泄得更加淋漓尽致。不知这样的编曲和演绎,是否暗合了歌末向命运的抗争——“为恋爱平反”。

映画“犬夜叉 时代を越える想い 音楽篇” 和田薫
时代を超える想い1 - 和田薫

穿越时空的思念

经典的bgm,难得追完的一个完结番。一个比起主线cp更喜欢配角的故事。

微光 EP 黄义达
保留 - 黄义达

最初知道黄义达,是因为高中有室友十分喜欢,在她的强势安利下,“美少年+反差烟嗓+电吉他+《那女孩对我说》”成为我对他挥之不去的印象关键词。后来陆续又听了《显微镜下的爱情》《地下铁》(demo)《蓝天》,都属于会默默收入歌库的还蛮耐听的曲目,但除此以外也没太关注。

这首《保留》是这两年在虾米猜推荐里听到的,点完收藏才发现似乎已经很久没听过他的新歌了。于是一个很久不见的名字又再次出现在视野中,熟悉又新鲜。搜了搜才知道原来他已经淡出了很长一段时间,期间经历了人生的低潮、抑郁、修行,这首歌是他2011年的回归专辑《微光》的作品之一。

前几天心血来潮点开这张EP专辑,全部(其实也就五首)听完以后觉得还行,但似乎并没有什么惊艳之处。随后列表开始重播,因为在做别的事也就没切掉,然后…然后第二遍突然开始get到,再然后就开启了专辑(包括纯音乐)的循环模式。很神奇的体验。

这张专辑其实也挺符合他给我的印象,有一种循序渐进的魅力。仔细想来,以往收藏的他的几首歌歌词都不怎么出彩,但却依旧颇能让人共情(比如《蓝天》),听完这张专辑才意识到这应该是源于音乐本身的力量。过了这么多年,他的音乐里还是有一种很赤诚的感觉,这也是我认为最动人的地方。



太阳 陈绮贞
太阳 - 陈绮贞

“我是我一碰就碎的太阳

   我热切地希望

   能在消失之前得到信仰”



Lo Que Te Conté Mientras Te Hacías La Dormida La Oreja de Van Gogh
Rosas - La Oreja de Van Gogh

每次听这首歌,脑海里都浮现出一个脸上红扑扑的西班牙少女,在每个阳光苍白百无聊赖的星期五下午,独自靠在街口的石墙上,等待着久别的情人。

现在觉得,似乎只有在少女时期,会有着对初恋的执着,对玫瑰(仪式)的偏爱,对幻想的坚持——诸如此类纯真、直白又热烈的情感。多美好。

オリオン13 谷村新司
花 - 谷村新司

《共同渡过》原曲,温柔的歌声是没有国界的。很奇怪,比起《共同渡过》,这首歌更让我怀念哥哥,尤其在最后的副歌部分。

花儿啊,你自由地绽放,纵情地飘落吧。


六甲番(2016-10-22 Live) 六甲番
朝代尾 - 六甲番

早上昏天暗地一场雷雨,不知怎地忽然哼起六甲番这首歌(大概歌词里的“乌天暗地”太过应景)。

六甲番是一支潮语乐队,主要成员皆来自潮州。据说大部分的潮州人脚尾趾都有分瓣,一脚有“六甲”,所以六甲番便成为潮州地区的指称。(话说客家地区也有尾趾分瓣这个说法,传说是因为祖先在迁徒过程中摔了一跤所致。)

跟海丰的五条人乐队相比,感觉六甲番更偏向于一种略带感伤与怀旧的浪漫主义,作品中有更多的童年叙事和景物描写,贯穿其中的巴扬琴也让人印象深刻。大概是因为这样,他们的批判性总显得不那么尖锐,连最知名那首“问候全家”的歌(已经更名为《朋友啊,我想这样对你说》)也唱出了一种圣歌般的感觉。不过,和很多方言乐认一样,他们都很喜欢在歌曲叙事和编排中埋下伏笔,仔细一找会有些有趣的发现,比如这首《朝代尾》。

这首歌讲的是奶奶带着孩子去看大戏,并给孩子讲凄惨的日本年代是如何为了生活走防线做生意,后来解放了,戏台上反复播着(坚决不拿人民一针一线),再后来生活更热闹了,台上也不再放大戏,改跳起了脱衣舞,村书记在卖田卖地,“我看着啰是行到朝代尾”。

歌里糅入了奶奶带着去听的大戏片断,那是一出名为《柴房会》的潮汕外江戏,说一个名为李老三的烟叶小贩,为避大雨夜宿客店柴房,遇见女鬼莫二娘,莫二娘向李老三哭诉自己如何被秀才吴二欺骗并自杀,于是李老三便将鬼魂藏于伞下,带其去寻吴二讨回公道。除了《柴房会》,在最后的高潮部分又插入了金马丁·路德·金的演讲作为背景音。至于为什么《柴房会》会和《我有一个梦想》混搭——在这些拼贴的小心思里,大概能窥得一丝主创写歌的心境吧。


《汽水樽里的咖啡》

关于性别认同的歌,目前能想起来的好像就是Wyman写的这首《汽水樽里的咖啡》。

这首歌是舞台剧《梁祝下世传奇》的插曲,劳斯(梁)与莱斯(祝)重遇并相爱,但莱斯早逝,劳斯暂停了时间等候莱斯,而莱斯在下世却阴差阳错投胎为男儿身阿祖,灵魂(莱斯)为女性,肉体(阿祖)却为男性,如同谁出错将咖啡装进了汽水樽。在剧中,莱斯对阿祖说,如果在《梁祝》的故事里,二人不是双双化蝶,而是变成一只蝴蝶和一只蜻蜓,他们要怎么面对彼此。这里关于灵魂和形态的疑惑,在林夕写给王菲那首《如果你是假的》也有类似的表达:“如果你是假的,思想灵魂住在别的身体,我还爱不爱你;如果你不是你,温柔的你长了三头六臂,拥抱你甜不甜蜜。”...

Love Story meets Viva La Vida Jon Schmidt
Love Story meets Viva La Vida - Jon Schmidt

3.14,适合遇见。

当Taylor Swift的《Love Story》遇见Coldplay的《Viva La Vida》,可不正是裴多菲的《自由与爱情》么。

我不选择,我要拥抱它们,爱情、生命与自由。

十年选 黄伟文
垃圾 - 黄伟文

“太快乐如何招架,残忍不好吗”

垃圾三部曲之首。

在自弃的姿势中得到了一点温暖。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