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Tori Amos Retrospective: The Benefit for RAINN Tori Amos
Silent All These Years - Tori Amos

终于,这回应当是求学时代的real ending了。(没有第三季啦!)

在越来越严苛繁琐的审核程序下,从四月下旬至五月末,除了五月初的忐忑不安噩梦连连外,剩下的日子则在应对一波又一波的车轮战里切身体验了一把当乙方的酸(疲)爽(惫)。

所以,当头顶烈日上交完最终定稿,大家纷纷说“终于啊,祝贺!”时,只有这句“终于”比较应景,至于其他被期待的情绪,譬如喜悦之类,早已在“终于”背后的漫长岁月里变得难以承受。就像在论文后记里说的,如今竟有些“情似烂柯人”,仿佛在山中做了一场大梦,醒来发现世上早已千年,困在自己的一方天地太久,突然回到大千世界,情怯而茫茫,不知所措。

回想起来,至少有持续两三年的时间处在一种略为逃避和自闭的状态。主动社交变成一种压力,也很害怕久未联络的人突然来问候。有时候独自在房间里呆着,仿佛身陷沼泽,柔软,安静,下沉,我甚至能听见时间滑过皮肤的声音,大家在对岸匆匆赶路,只有我停在这座孤岛里。也是在这座孤岛,开始感受到凝视深渊的虚无和诱惑,开始学习与消极和解(又或是消磨)。或许这段旅程最珍贵的不是那二纸证书,而是某种发现,包括从修饰自己转向直面自己的不堪。

当然,并非完全的自闭。有父母的爱与包容。Dan说这让我感觉自己的人生是有退路的。这大概是我懦弱又任性的资本和根源,但这又何尝不是支持我往前走的力量之源呢。也有朋友的理解和陪伴。虽然许多人都只能陪着走一程,聚散终有时,常联络的圈子也在日益缩小,不过幸运的是还有尚算稳固的死党,在彼此面前不会因为突然发疯而感到失礼。还有意外打开的新世界大门,感谢博君一肖,嗑CP是这两年难得的欢乐事。虽然只是游荡在群体之外,但也时常感受到一群互不相识的“疯魔”之人对上暗号、接上线索,一同观摩爱情(顺便放飞脑洞)的快乐,仿佛一场隐秘又激荡的狂欢。

——不过终究还是“内向型”的世界,包括在网上似乎随处可见的cp同道,回到日常,这大概很难成为一种具有普适性的话题。不知是如今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偏好和思维模式,又或是单纯地变得懒惰,似乎已经对发展新的友好关系失去了耐性。尽管觉得应该认识新朋友,这应当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但在发现默契还需要好好培养磨和的时候,又觉得强求变得索然无味。我们已经失去了可以朝夕相处大肆挥霍的时光,一切都显得刻意而急切。以往不觉,现在倒有些羡慕“一见钟情”/“一见如故”——宿命让人可以心安理得地偷懒。

在内向型的世界里偷闲太久,像久未写字,提笔的走向也变得难以琢磨。但还是要继续。春蚓秋蛇,词不达意,也通通非我所愿。所以还是要继续。

这大概算是我的后记2.0,私人碎碎念。

P.S. 前两天发现老福特把我发的明哥相关通通屏蔽了,包括自我鼓励“捱得到新天地”的《亲爱的玛嘉烈》,以及《下一站天国》《For those tears I died》,以及其实是林一峰的《一个人在途中》。搭配这首Silent all these years,倒也应景。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