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一人分饰两角 EP 王菲
一人分饰两角 - 王菲

“放任 是我负的责任

 现实太闷 到梦境旅行”

很可能是因为看文或正好跟朋友聊起人性格的奇怪多面性,这两天脑海里总想起Faye的这首歌。以往没怎么留意歌词,原来是Wyman写的,他的角度总是很有趣〜〜感觉有被戳中,这不就是本人独自宅家做白日梦的状态吗?

不过我觉得这里分饰的两角倒不止指我们脑海里的精分小剧场。

人们总感慨“成人不自在,自在不成人”,好像刻板印象里的“成熟”总与天真相斥。于是一些“大人”不得不扮演起稳重可靠的角色,担着沉重重的肉身,好撑起一个可以自由放任的私人梦境。这不就是“我”的AB角么,应对实现的B,任性妄为的A。感谢A也感谢B,让我在严肃沉闷的“成人世界”里偷得一点白日梦时光,想来人生还不至太绝望。


“别太认真

  别太着紧

  乱说话 怎么当成真”

痴情司

“梦还没有完,大寒尚有蝉”

对我来说,时间、音乐、画面好像一个可以彼此唤醒的共同体,只消遇见其中之一,整个对应的场景就从我的“碎片印象库”里跳出来了。

今日大寒,这个跳出来碎片的就是《痴情司》。

应是在2012年初春,乍冷还寒的时节,林奕华这出《贾宝玉》在广州首演。第一次踩着点上大麦网抢票,第一次到广州大剧院去看演出,见到了老何与一众美丽的金钗花花们,那时真真是风华正茂。据说Wyman没有完整地读过红楼,但仍能把词写得凄婉动人,词人的想象力和感受力确是让人折服。不过我感觉,因为他懂得老何,所以写出来的词更适合她来演,她来唱。在最后一幕,宝玉在茫茫大雪里唱起这首歌,是她最后的自白。这张专辑...

Concert YY 黄伟文作品展 演唱会 黄伟文
失乐园 - 黄伟文

“苦恋注定难 我却这样贪”

草蜢的歌其实听得不多,但却知道得很早,因为《失恋阵线联盟》和《宝贝对不起》可以算是90年代的“街歌”。也是因为这两首歌,他们一直给我比较欢乐不羁的感觉。虽然《失乐园》也是90年代的作品,但我却到新一个10年代以后才听到,也终于刷新了自童年以来形成的关于他们风格的模糊印象。

无论是弥尔顿还是渡边淳一,《失乐园》都是不受祝福的象征,这首歌也一样(话说黄伟文真的写了好多关于苦恋、禁忌之恋的作品)。后来容祖儿、陈奕迅和张敬轩翻唱过,情感都很充沛,尤其是容祖儿,在903 ID Club 拉阔音乐会上唱得简直令人心碎。跟专辑和翻唱者们相比,草蜢在Concert YY上演唱的这个版本有些许不同,与其说“苦情”,更似爱至穷途末路后轰轰烈烈的孤勇与决绝,情感向外宣泄得更加淋漓尽致。不知这样的编曲和演绎,是否暗合了歌末向命运的抗争——“为恋爱平反”。

十年选 黄伟文
垃圾 - 黄伟文

“太快乐如何招架,残忍不好吗”

垃圾三部曲之首。

在自弃的姿势中得到了一点温暖。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