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六甲番(2016-10-22 Live) 六甲番
朝代尾 - 六甲番

早上昏天暗地一场雷雨,不知怎地忽然哼起六甲番这首歌(大概歌词里的“乌天暗地”太过应景)。

六甲番是一支潮语乐队,主要成员皆来自潮州。据说大部分的潮州人脚尾趾都有分瓣,一脚有“六甲”,所以六甲番便成为潮州地区的指称。(话说客家地区也有尾趾分瓣这个说法,传说是因为祖先在迁徒过程中摔了一跤所致。)

跟海丰的五条人乐队相比,感觉六甲番更偏向于一种略带感伤与怀旧的浪漫主义,作品中有更多的童年叙事和景物描写,贯穿其中的巴扬琴也让人印象深刻。大概是因为这样,他们的批判性总显得不那么尖锐,连最知名那首“问候全家”的歌(已经更名为《朋友啊,我想这样对你说》)也唱出了一种圣歌般的感觉。不过,和很多方言乐认一样,他们都很喜欢在歌曲叙事和编排中埋下伏笔,仔细一找会有些有趣的发现,比如这首《朝代尾》。

这首歌讲的是奶奶带着孩子去看大戏,并给孩子讲凄惨的日本年代是如何为了生活走防线做生意,后来解放了,戏台上反复播着(坚决不拿人民一针一线),再后来生活更热闹了,台上也不再放大戏,改跳起了脱衣舞,村书记在卖田卖地,“我看着啰是行到朝代尾”。

歌里糅入了奶奶带着去听的大戏片断,那是一出名为《柴房会》的潮汕外江戏,说一个名为李老三的烟叶小贩,为避大雨夜宿客店柴房,遇见女鬼莫二娘,莫二娘向李老三哭诉自己如何被秀才吴二欺骗并自杀,于是李老三便将鬼魂藏于伞下,带其去寻吴二讨回公道。除了《柴房会》,在最后的高潮部分又插入了金马丁·路德·金的演讲作为背景音。至于为什么《柴房会》会和《我有一个梦想》混搭——在这些拼贴的小心思里,大概能窥得一丝主创写歌的心境吧。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