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痴情司

“梦还没有完,大寒尚有蝉”

对我来说,时间、音乐、画面好像一个可以彼此唤醒的共同体,只消遇见其中之一,整个对应的场景就从我的“碎片印象库”里跳出来了。

今日大寒,这个跳出来碎片的就是《痴情司》。

应是在2012年初春,乍冷还寒的时节,林奕华这出《贾宝玉》在广州首演。第一次踩着点上大麦网抢票,第一次到广州大剧院去看演出,见到了老何与一众美丽的金钗花花们,那时真真是风华正茂。据说Wyman没有完整地读过红楼,但仍能把词写得凄婉动人,词人的想象力和感受力确是让人折服。不过我感觉,因为他懂得老何,所以写出来的词更适合她来演,她来唱。在最后一幕,宝玉在茫茫大雪里唱起这首歌,是她最后的自白。这张专辑取名Awakening,不知道是宝玉的顿悟,还是也意味着老何本人某种意义上的觉醒。

Lyrics:

梦还没有完 大寒尚有蝉

夜来冒风雪 叫唤着雨点

梦还没有完 断垣望归燕

有人情痴得 不怕天地变

梦还没有完 泪流尚觉甜

别离亦不怕 约誓在耳边

梦还没有完 命途若不变

你还能偏执 拖到几丈远

其实你我这美梦 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情愿百世都赞颂 最美的落 红

敢舍弃才是勇

梦还没有完 恨还没有填

牵挂像笔债 再聚又再添

梦还没有完 越还越亏欠

叹红楼金钗 醒觉不复见

梦太好 别相信

其实你我这美梦 气数早已尽

重来也是无用

情愿百世都赞颂 最美的落 红

曾为君栽种

其实你我这美梦 气数早已尽

缠绵也是无用

情愿百世都赞颂 最爱的面容

因爱而目送

梦还没有完 愿还没有圆

漫长地心算 快乐却太短

有谁情痴得 不怕天地变

一片白茫茫里面

让情痴一洗恨怨

今世若无权惦念

迟一点 天上见





评论
热度(7)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