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ily's balcony

春~花鸟风月~ レミオロメン
3月9日 - レミオロメン

大概每年的今天都有不少人会去打卡这首《3月9日》,继而又不约而同地想起《一公升的眼泪》。

记得应该是在一个考完试的冬天,大家一起窝在宿舍看完的。当时其实有点吐槽名字的煽情,也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也许是因为源自真实故事,还是禁不住看得泪流满面。亚也就像一朵开得正好的花,突然连枝带叶迅速地枯萎,任亲朋在旁边倾尽全力想要挽救,她自己也倾尽全力地想要活着,却依旧毫无办法,最后灯枯油尽时还在努力安慰大家:要一直活下去。

据说为了了却亚也希望能像普通女孩一样恋爱的心愿,剧版以现实生活中许多帮助过亚也的人为蓝本,让少女亚也在最美好的时候遇见了少年麻生。明明是一个在平行时空的温暖设定,却让人觉得更加遗憾了。鲁迅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么像这样的故事可能不能算作一般意义上的悲剧,因为人生最有价值的东西正是在毁灭中得以呈现。

回到这首歌。后来才知道,《3月9日》原本与亚也的故事并没有直接的联系,它的创作源于乐团成员共同朋友的结婚纪念日,但的确是成为《一公升的眼泪》插曲后才广为人知,又因为3月恰是日本中小学的毕业季,所以后来竟成为许多学校的“毕业歌”。这首为祝福而作的歌其实唱得很温暖,“3月的风乘载著想象,只要春天到了樱花就会持续绽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亚也的故事,又觉得歌声里也有一丝感伤和想念,像朴树唱的那样,这是一个多美丽又遗憾的世界啊。嗨,人生在世不称意,努力加餐饭。




难兄难弟原声带 罗嘉良、宣萱、吴镇宇、张可颐
难兄难弟 - 罗嘉良、宣萱、吴镇宇、张可颐

“AH〜〜青春总失去莫名”

《难兄难弟》算是挺遥远的童年记忆了(暴露年龄哈哈),遥远到只剩下一些五彩斑斓的印象,譬如怪里怪气又贱贱的李奇,臭美耍帅的谢源,漂亮可爱的宝珠和芳芳,以及复古的六七十年代场景和色调。后来还有个续集(算同人?)《神探李奇》,软萌的宝珠化身又美又飒的黑玫瑰,大概就是小时候心目中的神奇女侠。

尽管已成为上世纪的“过时”港剧,我还是觉得《难兄难弟》当属TVB出品中难得一见的奇葩,貌似后来也没见过像李奇那样浮夸又自然的拿腔拿调的演绎方式。整个片子明明是诙谐的荒诞喜剧调调,时代背景和个人命运的沉重感也似乎在这种基调中被消解,但细细回顾,又好像化作千般滋味满溢心间,只能感慨地和一句:啊,青春总失去莫名。

《月亮说》——王菀之Ivana

“哪有动情是意外”

今天想要分享一首与月亮相关的歌,脑海里先跳出来的是王菀之的《月亮说》和《月亮事》。这是一首曲子的粤国语两个版本,调子一样,主旨也都是与相爱之人分开的感受,但词和声线所营造的意境却是完全的两种味道(明明是同一个歌者,唱国语和粤语就像两个人,也是挺神奇的)

二者之中我个人更偏爱《月亮说》,月色如水,情思缱绻悠远,颇有些“相思浓时心转淡”的感觉。Ivana在这首歌的声音更加纤细婉转,情绪缓缓渗透,浓郁而克制,加上景物的衬托,如画如诉。

"凝望你背影 伤感沾湿眼睛

 明月夜朗清 只因心水已清"


(遗憾的是网易云和虾米都...

应该 杨乃文
应该 - 杨乃文

“应该是怕了寂寞 才担心过了明天

   你将突然沉默 微笑着决定该离开我”

“应该抱着你从此不让你走 

   应该轻轻吻你不让你说错”

“应该趁着还年轻好好感动 

   应该爱过就忍住不放你走”


人们总是一边失去,一边学会爱。

P.S.杨乃文的声线太适合这首歌了。词写得真细腻,喜欢陈珊妮。

最新热歌慢摇101 Arianne
come on, sweet death - Arianne

"it all returns to nothing

it just keep tumbling down

tumbling down

tumbling down"


大概十余年前,来自一个很喜欢EVA的同学的推荐。那时候没看过,也许也看不太懂?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勇气去看这个系列。

据说不少人将之列为葬礼进行曲首选。与《歌》(曲:罗大佑,词:徐志摩译,原作:When I am dead)的宁静比起来,这首《来吧!甜蜜的死亡》显得如此轻松而恢宏,像是末日狂欢,但内核又很绝望,在这样的情境下拥抱死亡,可能真的如同接受祝福。

最后,一切都归于零,也许不复存在,也许置之死地又重生。

钟无艳(电影原声大碟) 郑秀文
情无独钟 - 郑秀文

“但是情无独钟

   贪心的你偏爱哪一边

   没法深得你心 忠贞都不吸引

   学会哭泣可会交换缘分”


喜爱有时候真是脆弱又短暂。

Year of Meteors Laura Veirs
Galaxies - Laura Veirs

"Gravity is dead you see"

3月3日,阴,气温略降,吹轻微的偏北风。

这个春天可真是乱糟糟啊。有时候事件的发生只是一个引子,沉疴的结构体,人性的万花筒才教人疲惫。

这首Galaxies是电影《彗星来的那一夜》(Coherence)的片尾。不少人吐槽这个译名太过文艺,硬生生把一部烧脑的科幻悬疑片凹出了爱情文艺片的范儿。我倒是觉得还好,算是交待了故事的起因和时间,彗星的到来犹如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只是放出来的是无数个平行时空,以及人们掩于表面的隐秘心理。

片子的原名Coherence直译为“相干性”,也是构建电影世界观的量子物理概念。我总是对这样的题材很感兴趣,好奇所有未知的可能性。高中初次接触量子力学“粒子”的概念时,老师曾对我们说:下一秒,我可能出现在世界的任何地方。放在平行世界的宇宙观里,“我”下一秒出现的地方甚至可能是任意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时空。后来知道双缝干涉实验,粒子在被监测与未被监测的情况下会表现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路径,仿佛有自我意识,实在是令人费解,也有人提出是否有“上帝之眼”存在。这让我想起笛卡尔的“我思故我在”,以及王阳明的“心外无物”。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人事物可能只是波函数,在进入主体视野以后才开始坍缩。


好像扯远了…但想想也挺有意思的,近年颇有感触,觉得在人文社科里浸染这么些年的确提升了同理心,心态也越发平和包容,但又时常会觉到前所未有的压抑。也许像杨绛说的,还是“读书太少而想得太多”。有人说,可以多读读历史,放在历史的长河里,现在所看到的经历的其实都不算什么——但一看,历史原来经常在重演啊,这么想想好像又有点绝望?那就抬头看天,探索一下宇宙的奥秘吧,这看着是个“实证”的东西,没人类社会那么多弯弯绕绕,而且相较之下,人和地球简直是沧海一粟,这样一看人生好像也没啥好纠结的。——结果,好家伙,用科学解不开的谜团也好多,无怪乎不少科学家最终都皈依宗教去了。唔,所以最后都是哲学问题XD

《西西弗斯之歌》——MLA

“希腊神话有一个故事 讲述西西弗斯受到诸神嘅惩罚

   要喺地狱不断推一块巨石上山 上到山顶 块巨石又会自己碌返落山脚

   佢每日都要重复呢种徒劳无功嘅工作 直到永恒

   后人有一个讲法 话诸神并唔系用「推石头」嚟惩罚西西弗斯

   而系用观念 用「我永世都要推石头实在太惨」嘅呢个观念

   西西弗斯知道自己改变唔到命运

   佢唯一可以做嘅...

中国摇滚榜 舌头
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 - 舌头

“昨日如梦 似流星划过

   大地沉寂 就这样吧

   记住它 就像一个人吸到的最后一口空气

   妈妈 有些东西永远也不会失去

   这样说可以获得你的原谅吗

   反正这里现在到处都是你的脚印

   不毛之地已高楼林立

   流亡之处已灯红酒绿

   一个人看到的最后一丝亮光

   妈妈,一起飞吧

   妈妈,一起摇滚吧”


每次在魔幻的现实中感到压抑就会想到这首歌。

尽管大地也已经不堪重负,但还在试图给予我们安慰,支撑我们重新出发。


Radiophonic PAX JAPONICA GROOVE
So Long, Days - PAX JAPONICA GROOVE

2020的第366天快乐!

偷得一日也仍不得闲。一直告诫自己“心勿为形所役”,却在看似自由的几年里把自己困住了。

也许快了,期待一个真正的假期。

葬心 阮玲玉电影原声带 黄莺莺
野草闲花蓬春生 - 黄莺莺

“林花儿谢了

   连心也埋

   他日春燕归来

   身何在”

深夜码字,突然听到《葬心》,也是挺有氛围。这首歌有三个版本,可能最常听见的是《葬心》,另两首是《野草闲花蓬春生》和《长叹》,都是小虫给电影《阮玲玉》写的配乐。后两个版本有留声机老唱片的沙沙质地,不过我更偏爱《野草闲花蓬春生》这个名字,有种颓靡荒凉又张扬肆意的美感。

之前曾了解过这首歌的创作背景,唔,看完之后再听就更有感觉了。

以下转引自百度百科:

      1991年,关锦鹏拍摄电影《阮玲玉》,邀请台湾音乐人小虫为该片创作主题曲,在创作期间曾遭遇灵异现象。《阮玲玉》是小虫第一次为电影写歌,小虫本人非常重视,但在创作之初却屡遭导演退稿,压力很大。一天半夜,小虫坐在钢琴前写歌时,总听见有个声音飘到耳边,对他说“对!”、“写得很好!”,好几次明明是要弹这个音,却按下另一个琴键,歌曲便如此在3小时内完成。小虫打电话与主唱黄莺莺分享歌曲小样时,双方也都听到听筒里传来女子幽幽的哭声。

      写这首歌曲之前,小虫从未去过大陆,全靠研究大量资料,创作出具有30年代老上海味道的曲子。在录制《葬心》的30年代版《野草闲花蓬春生》和《长叹》时,小虫先把黑胶唱片放在地上磨蹭 ,再录回去,制造“沙沙”的怀旧复古感;并要求黄莺莺用夹子夹住鼻子,唱出30年代歌星的嗓音特质;最后再用单轨收音,成功地“把到”了那个年代阮玲玉的“脉”。


哈雷妈妈 陈小霞
想欲返去 - 陈小霞

“想欲返去 探听过去

   十六岁小站的模样”

一直觉得这首歌很适合盛夏的午后听,可能因为年少时总在这个无所事事的时段独自找乐或冥想。同样是时间,有时候甚至记不清前几年的自己是如何度过的,而关于童年和青春期的感受却似乎在时光飞逝中愈发深刻。——但也就陡留感受了,过去的小姑娘好像永远留在了那个时空,我也不知道她为何快乐或忧伤。

又想起之前在微博记下的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十七岁,梦醒时只记得八个大字:琉璃易碎,梦盏难圆。


P.S.似乎在这首歌之后,我才开始真正记得陈小霞,其实除了作曲很厉害,她唱歌也很有感觉啊。

守破离 林二汶
守破离 - 林二汶

“我对着无常 学会守破离”

词、曲、唱都有一点诡谲的风格。不过就这首歌来说,私以为只需从词面意会就刚刚好,若对照剑道术语逐一分析何谓“守”、何谓“破”、何谓“离”,认真谨慎,步步为营,真有些索然无味。


一点无关紧要的OS:就所谓的三重境界而言,我自己可能还是更欣赏禅宗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祭出我们的太极拳233)。以及王国维的“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不眠皇后》

“做人最快活时候 能做多久

   暂时我就像皇后 得到宇宙”

这是林夕和HOCC为数不多的合作作品之一,貌似有些冷门,但很好听。“记住不要睡眠睡眠 睡了怎会碰面”,与梁静茹的《不想睡》有些相似,“不想睡 我要陪你一整夜”。陷入热恋中的爱人,恨不能日夜相对,又怎舍得入睡。但也觉得不止是爱情,人生几何能遇见快乐人、快乐事,昼短苦夜长,何不秉烛游?

lrc:

记住不要睡眠 睡眠 睡了怎会碰面

睡了怎会发现 伴侣正在面前

正在恋爱为何睡眠 让我搔你背面

然后煮个冷面 然...

拥有忆莲 林忆莲
铿锵玫瑰 - 林忆莲

“像旷野的玫瑰 

   用骄傲的花蕊 

   想摆脱那四季的支配”


林忆莲again

以前只知道田震的《风雨彩虹 铿锵玫瑰》,印象中似乎总与中国体育的女队联系在一起,唱得也很铿锵有力(唔,很正能量的歌曲)。很久很久以后偶然听到林忆莲的《铿锵玫瑰》,爱了好多年,今天才发现,原来99年中国女足“铿锵玫瑰”的称号其实是源于林忆莲这首歌,田震版是2003年发行后才逐渐与之相联系的。哈哈,突然被颠覆了一下,但是觉得这个意外的起源很棒——这样独立,热烈,美丽又骄傲的玫瑰,谁不喜欢呢?

呼吸 林忆莲
词不达意 - 林忆莲

“我的快乐与恐惧猜疑

   很想都翻译成言语

   带你进我心底”


语言的确是很美妙的事物,当它能把心中所想诠释得恰如其分的时候尤是。大概从巴别塔的故事开始,就寓意着人类对相互沟通的原始渴望。语言的差异虽然意味着沟通的障碍,但语言本身就为沟通提供了可能性。

我曾经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大概90%都沿着既定的轨迹,只要纳入不同的分类,彼此理解就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好好沟通”在多数情况里只是个老生常谈的和稀泥药方。直到最近几年,才恍然发现自己原来有过这样刻板淡漠的想法,实在是懒惰又自以为是。回想起来,其实我应该是喜欢表达的,但又忧虑着表述失当会引发的误解,所以最终在无所适从中归于沉默。孰不知,达意的第一步从来不是如何措辞,而是彼此沟通的意愿。原版Communication的纠结,现在好像能体会了。——I've seen you, I know you but I don't know how to connect, so I disconnect.

偏偏喜欢你 陈百强
相思河畔 - 陈百强

终于暖和起来啦,甚至还能称得上“天朗气清,惠风和畅”。这样的春日,似乎很适合河边漫步,看看早莺暖树和(人家的)你侬我侬XD。

陈百强的《相思河畔》大概就是在这样的时节,带着几分徜徉在春风中的醉意,看着相思河畔互诉衷肠的情人们,“带出多少相思情意,又带出多少迷惘”。别人都忙着恋爱,独他一人懒洋洋,既未遇着所爱,有与无又有什么相干,这份随性当真是清新脱俗了。

另一个粤语版是吴君如在《麦兜-我和我妈妈》里唱的一小段插曲,名字改为《单思河畔》,既不似国语版思念满溢的怅然,也不同于陈百强版的淡然洒脱,这个单相思的版本我竟然听得很有些心神荡漾,颇有“情花开,开灿烂”“我心里但求,共他能爱在初秋”这类粤曲小调的韵味。后半段突然插入黄秋生配的电视台广播,什么“海王路有货车‘倒泄箩蟹’”“今晚‘靓煲王’有鲜鸭肠粉供应,不吃就笨了”云云,在情絮正蔓延的当口突然揉了点市井气进去,这种接地气的港式幽默,总是将准备矫情的心思拉回地面,又让沉闷的愁绪轻盈了些,很可爱。


(实在喜欢,末了附个《单思河畔》的词,再附个网盘😂。p.s.电影貌似还专门配了国语,但这个词显然还是更适合粤语来唱。又p.s.原来后面Miss Chan在小面包上唱的是《望春风》,真巧hh)

“河畔绿柳伴我俩依依

  鸟双双唱和犹如在暗示

  我心忐忑跌宕泛涟漪

  但你偏偏不垂意

  

  河畔绿柳伴我俩依依

  两肩轻碰着犹如在暗示

  我双眼睛已是默默如诗

  但你仿佛不为意


  晴天 雨丝 

  随绿柳双双依偎春风得意

  情生 爱丝

  却被那满天飞絮~~啊啊

  作弄我心痴

  

  河畔共你别了俩依依

  月光皎洁却未能露心思

  我只盼终有日你能知

  望你知悉我情义”

十大发烧唱片精选09 群星
半等情郎--选自洋明唱片《田野的春天》 - 群星

说到“月移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还有这首蛮应景的《半等情郎》。这个腔调真的很符合我对京韵的想像了(据说是京韵大鼓),还有点评弹的感觉(苏州评弹好像更轻柔婉转些,不太懂具体的区别)。不过这首歌最吸引我的还是词写得很有意思:

半掩纱窗半等情郎

半夜点起半炉香

半轮明月照半房

半幅红绫半新妆

半明半暗灯半亮

半是阴沉半天光

半是热火半边凉

半是蜜糖噢半是伤

半夜如同半生长

半片乌云半遮月

半夜如同半生长


生命的风景 吴彤
望春风 - 吴彤

“独夜无伴守灯下 清风对面吹”

“等待何时君来采 青春花当开”

这首一定是最混搭的《望春风》。从未想到巴赫和闽南小调,大提琴和笙可以糅合得这么美妙。所以,尽管吴彤用略过字正腔圆的京调子来唱闽语(其实发音已经挺好,这个影响不大),以及明明是少女思春,偏生唱出了风雨欲来摧花的怜惜(老父亲的心态?😂),我也觉得可以原谅了。

《望春风》歌词的最后一句挺有意思,“听见外面有人来,开门甲看觅,月娘笑阮是憨大呆,被风骗不知。”——据说是化用自“月移花影动,疑是玉人来”,我一直很喜欢这个意境,真是将这种羞涩而忐忑的期待写得含蓄又生动。

最新热歌慢摇109 Dustin O'Halloran
Transparent Theme (Solo Piano Version) - Dustin O'Halloran

晚上打开很久没用的虾米私人电台,随机播到一首颇有镜头感的轻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收藏的,好奇去瞟了眼名字,居然是《透明人生》(Transparent)的插曲。这是不知几年前偶然看到的剧了,一直念着要看第二季,后来好像没等来资源,接着慢慢就淡忘了。只隐约记得稳重体面的父亲压抑了许久的秘密亟欲倾吐,但子女们一地鸡毛的琐事却还等着解决,生活看似维持着表面的和平,暗地里却涌动着各种矛盾、冲突和偏见。不记得最后是否迎来了和解前的暴风雨,但对中间那场在夏日乡间举办的异装者同好派对印象深刻,如同一场偷来的欢梦,自由自在。

杨千嬅×林一峰 拉阔音乐会 林一峰、杨千嬅
男孩像你(Live) - 林一峰、杨千嬅

“但男孩像你,只爱同类吗?”


昨晚折渔提起林一峰,不如今天就来分享一首吧^^

林一峰一直给我一种很表里如一的清澈感,声音干净温柔,有种抚慰人心的力量,比如经典的《The best is yet to come》:

“why don't you hug someone

   just kiss someone

   the best is yet to come

   最好的尚未来临”

这种春风化雨般的温润有时甚至让我忽略了他的才华。直到这两年我才发现,除了自己唱作,他还为很多人写过歌,有些还是我意想不到的,比如孙燕姿的《遇见》《honey honey》。

然而今天还是要先把他的创作才华暂且搁置XD,因为这首歌并不是他写的,他甚至都不是原唱——但却是我很爱的一个版本,而且也是从这首live才开始知道林一峰。大约是大三大四的某个夜晚,当时不知怎么跟室友聊起关于同性的歌,然后她就热情推荐了《劳斯莱斯》和《男孩像你》,《男孩像你》还特意选了这首自我告白般真情实感的现场版。

其实这个live版并不完美,“大笑姑婆”杨千嬅间奏时一直在乐,而且就像许多评论说的,千fa的音色听着比林一峰还要man😂。不过许是因为这种逗乐和反差带来的戏剧性,歌曲原本的惆怅被冲淡了不少,同时也更衬托出林一峰的清润音色——这唱的就是他本人吧,感性,纤细,温暖。然而回过头从女生的角度来听这首歌,其实还是挺伤情的,纵然志趣相投,却仍旧与蒙尔荷、欲望、爱恋这些最希冀得到的愿望无关。

(后来有个朋友经历了相似的狗血事件,关系很好的暗恋对象最后通过别的朋友向她出柜了,然后我给她发了这首歌XoX)

——“就算都算相爱,仍然没法比兄妹浪漫更多。”sigh


最好 陈洁仪
早去早回 - 陈洁仪

 “只是回头便知 时代早不存在

   临别的激动和悲哀

   却可印证着爱”

第一次知道陈洁仪,大概是因为看TVB的《封神榜》,因为片尾曲直接砍掉了前奏,每每还没从剧情中出来就响起如泣如诉的女声:“曾在世外寻你,这天终可碰到你”,于是总觉得是剧中角色(莲花)唱的,还特地去看了职员表——并不是,演唱叫陈洁仪。歌名?不是莲花唱的我还看啥歌名。

后来上了中学,一时脑热去参加了学校的K歌比赛。也许准备奖品的老师是陈洁仪的歌迷,总之最后迷迷糊糊拿回的奖品便是她的一张CD。当时一下想起《封神榜》那不知名的片尾,还兴冲冲地把整张CD过了一遍,最后很遗憾地发现里头并没有收录那首歌。(后来还是在万能的度娘里找到了,叫《每一生都等你》,很好听)

再后来就是《我是歌手》的《心动》现场了。记得是一个难得回家的元旦假期,也许还逢着寒流,反正是挺冷的深夜,百无聊赖地绻在电视机前划着手机,想在睡前瞅瞅今年的歌手首发,然后陈的声音一出来就不由得整个坐直了,一曲终了还没回过神来,只觉得心弦似乎真的能被拨动,一颤一颤的——她怎么这么会唱!可能被击中的印象实在太深刻,至今还是觉得陈洁仪版本的《心动》最让人心动。

不过也算不上是粉丝,约摸是很有好感的路人。今天想分享的这首《早去早回》似乎知名度并不高,不过当时听的CD里最爱这首,跟着学唱,还专门抄进歌词本里了。这是关于一个女孩成长史的歌,涵盖了从幼童到少女到成年的各个人生阶段,主题大概如龙应台的《目送》,有关成长、离别和爱。这样的歌我想或许可以称为流行乐中的“叙事曲”,类似的还有张学友的《她来听我的演唱会》,植村花菜的《厕所女神》等等,乍一听都有些娓娓道来的平淡,但随着场景的切换,由岁月流转和人事变迁所迭加的情绪却会慢慢地溢出来。

总经销片馆-世界音乐系列-种树 林生祥
种树 - 林生祥

二月的倒春寒还是后劲十足,不过托西伯利亚大风的福,今天或许是立春后最冷但也最晴朗的一天了。

晴朗的天应该配晴朗的歌,但关于春天,不知为什么先想到的居然是《雨夜花》,未免有点太凄惶。反正春种也快开始了,还是来首温暖些的歌吧。

据说《种树》的创作源于1999年,一次大台风过后,美浓一个早餐店的老板将路边倒伏的绿树一棵棵扶起,而后又默默陆续种了数千棵树,其间又有当地反水库建设的社运、扶树人拒绝接受牌匾及媒体采访等背景和插曲。这是一个好像不太起眼,又让许多人动容的小故事,或者也是因为树本身所象征的乡土情怀。

像榕树、樟树这样的大树,一直是颇有些神秘气息的南方意象。记得好多年前的一次田野,我们坐在大巴最后一排,在赣南的盘山路上摇摇晃晃,老师突然指着窗外对我们说:看到那棵大樟树了吗,这些守在村口的老樟树都是成了精的。我正有些昏昏欲睡,闻言赶紧睁眼往外瞅,却只看见一片葱葱郁郁飞过,连带着树荫背后的青砖,影影绰绰,看不真切。但这个略带点印象派的模糊场景却让我记忆深刻,此后再到别的地方走,总会留意村子里的大树。村头,井口,祠堂前,神庙旁,池塘边,大树沉静安祥,有时倚着一方土地,有时挂满祈愿红带,底下或有人摇扇纳凉,或有人摘菜闲嗑,又或是打牌对奕、大杀四方。我没有像这样传统意义上的“故乡”,但提到成长于斯的家,也必会想起路旁的各类果树,蓝球场边的高山榕,以及童年田间的香蕉林、野地上的簕仔树。

——所以,如林生祥吟唱的那样,树就是有关土地的情结罢:

既要种给“虫儿、鸟儿、太阳、河流、雨水、南风”;

也要种给“离乡的人”,“太宽的路面”和“归不得的心情”;

还要种给“留乡的人”,“落难的童年”和“出不去的心情”。



将爱 王菲
阳宝 - 王菲

“无论我多想是个太阳,却只是另一株向日葵。”

渴望爱的人,如何爱人。

Live in Taipei 出发/终点站 纵贯线
歌 风儿轻轻吹(Live) - 纵贯线

“当我死去的时候 亲爱

  你别为我唱悲伤的歌

  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

  也无需浓荫的柏树

  让盖着我的青青的草

  淋着雨也沾着露珠”

如果要给自己选挽歌,我会把这首《歌》放在列表里,哼着它重归混沌。

© Emily's balcony | Powered by LOFTER